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三十而立?  

2014-09-06 09:06:36|  分类: 壹壹壹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这个开头,原因是我又看了一遍王小波的《三十而立》,其实里边主人公王二已经有三十三岁了,说三十而立对他来说,资格刚好。如我等三十周岁未满的人,谈论这个三十而立,类似还不是很够格。

看看,这个“三十周岁未满”,其实就是自己的心里作祟,虽足岁三十未到,但按我大民族的年龄算计方式,本人已三十一。不够格,也够。就是不知道拿什么来谈而已,不过拿自己开涮。

前些许时间在面试的时候,有个hr和我谈论到这个年纪的问题,我就这个事情就对孔老先生的“三十而立”做了一个现代化批评——根本不适合当下!最起码一个认识就是:他那个年代的30岁,可以去死了(人的平均寿命大概也就在40岁左右,看我现代文明社会,平均寿命肯定要超过70岁)。

而恰好,我有一张和我年龄不相称的脸,在众多场合下,都为我挣回了不少年纪,即使这根本无关紧要,最多是个别人跟你搭话的借口和契机。

我不善于谈论论断别人,但我比较擅长开涮自己。没事就瞎折腾自己。

比如,这个时间点,其实我应该在睡大觉。

 

昨天有很多事情对我有了一些触动,从而多了一些想法。

我知道我总是想法多,但没有办法,人也总倾向于改造别人,对自己却总无能为力。

 

我去了员村东和花园。这个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住了很久,算我在广州的第一个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去读书路径广州的时候,经常会在这里做几天停留。杨同学是个篮球高手,182cm,但球品不是很好,主要反映在对于对手的粗鲁防守,他也以粗鲁的方式待之——我们读书稍多的人的通病,或是说他在球场上的认识还相对较低的阶段——就是以体力技术取胜,而我和T-dinasty却有一个共识,篮球场上对待不尊重你、粗鲁的对手,唯一的方式就是用胜利把对手击败,而不能以牙还牙。

对此,T-dinasty和我对他这点颇有微词。除了在认识上我们不在同一水平之外,身高、技术上我们俩和杨同学比也不在一个线上,我们穿了鞋子充其量也就是170而已,且技术平平甚至无技术可言。这些差距导致我们不会是同一个打球的圈子。

 

杨同学比我小,我和他姐姐同年。他已经有两个小孩——我没有去他家这么久,导致帮我开门的那个小孩是谁都不知道,原来早已经可以说俏皮话打酱油的小女孩就是他的女儿,长得真是很标致,酷似她妈妈。杨同学的妈妈(也就是小女孩的奶奶)告诉我,这个孩子已经有三岁了——惊得我一头冷汗——我有这么久没有来吗?细究,原来是被那个“足岁”、“周岁”和“虚岁”坑了我近一年。言谈中,妈妈(我站在杨同学的辈分)告诉我,杨同学生了一个男孩,才刚满月,她还教小女孩叫我“伯伯”。

这个伯伯的叫法,又让我心头一惊。

妈妈一个劲问我有没有女朋友的事,听说有就说要快点把婚给结了。

其实,真正促使我过来的,是这个妈妈。前夜我们仨在二楼基地开座谈会的时候,就谈到她这一类人的难能可贵之处,世界上没有多少这样的人了。原因有以下几个:1、她妯娌有6个那么多,还有家婆,竟然没有和他们有较大的冲突——婆媳关系是目前世界上最难处理的一大难题,妯娌次之。一个是她有说话的底气,而最重要的是她肚量大,家里这么多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个说她一个不字。2、在他夫妇俩创业之初,他们“捡到”了一个老太太,当时老太太没有地方去,在厕所旁寄居,她就正好在经营那个厕所——当时上厕所收费,而后被他们夫妇收归己有,至今仍住在他们家,一个女人,难能可贵到如此,还不抵赞!3、我在的时候,衣服都不用我自己洗,吃饭也是她准备好了叫我上饭桌上去吃——如此高规格待遇,怎能不感激!4、全村人,所有非亲非故的人中,就杨同学他爸爸的做事为人很让我爸叫好,当然前提是他也很尊重我老爸,他们惺惺相惜。

这么久没有去了,夜谈之后,我觉得我再没有不去的理由。

 

“捡到”的那个老太太还在家,八十岁了,但身子骨很棒。其实她也不是没有人要,且家底不薄。两个老女人相处得来,这个老老太太也不是没有智慧和自知之明。爸爸在,他和我谈论买房的事,上广州户口的事,这还真的是说到点上。我该仔细想想仔细经营经营。临了,我撒了个谎,说要为“同和大家庭”准备晚餐,就溜走了。妈妈煮米饭,早预了我的份。爸爸还陪我走出来。

想想,我这么一个文静不怎么说话的人,跟他们再相处长一点时间会死么?难受。

如果你愿意(我假设有人在读)理解,请看在80后人员的通病“闷骚”上。我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闷骚”患病者且带有严重的抑郁症。

 

抑郁症会死人。

 

回来到同和后,叫李小姗芸一起吃饭,下馆子,小泽建子也该叫上。饭后买单,那条鱼的斤两和价钱出了问题,馆子的两张单子不一致,点餐下的餐单少了0.1斤,而最后结账却多出来这么个0.1,我当然不会付费。主管承认了是他们的错误,嗯,这就对了,你们错误,就权当你们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吧,我不负责。

这么个0.1斤,才8.8元,算个蒜皮。

人总有要为自己犯错埋单的时候,虽说我的2013-2014买了很多,但还算不上整个蒜,顶多一个蒜粒。

那个小李小姗芸的小妮子,我多次告诫她,别试着理解一个人,也别试着占领一个人。人都是这样,如果你看得够多,你会明白。

 

只是我想,最迟的这一篇文字是去年中秋前后的,我该在这个时候来个几句话,好做个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