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窗前明夜光……  

2013-06-08 06:29:18|  分类: 信口胡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访谈节目里,许戈辉问贝克汉姆某政府颁布一条关于奶粉的条文,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你有什么看法。

小贝说,我不是政治家(政客),不便评论政府的相关决策。

我想:我怎么样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他泾渭分明地区别体育、娱乐与政治,一个由体育而影响政治的人——他个人却以体育人的身份来做中超的形象大使,以为能撇得开政治。但政府却不这么想的。

 

政治影响不到他,因他手中的权柄。

 

夜里还是照样这么不睡觉。

有同学据说发了QQ信息说他某天要结婚了,让我去参加。有电话号码,却用QQ信息来说事,确实很不妥。更何况,我不用QQ大概已有半年了。

 

对我,我觉得可以不结婚。但是,我的父母在等我结婚,或许这是他们在世的最后一件未了的大事,说不定我结婚后便离去。我呢,则是在磨时间,或许发心底里,我是在等他们死去,我才不用以结婚的方式向他们做最后的交代。

不是我忤逆。我只是觉得人各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世界上没有什么人这么要紧过,除了他们俩。

 

以前有人对我说:或许这一步你跨过去,你就会顺利很多。

我又想了,我是不是永远跨不过去?跨过去,又怎么样?

有人说,跨过去了,是战胜自己。而我觉得,那就是向糟糕的世界妥协,向自己一直所坚持的低头。

跨,与不跨,于我,意义都不大。我只是在想,我怎么样可以更平和一点。

 

我很着急地想要一个书架,即使书很少,但它们始终需要有个好的归宿。随我四处折腾了这么久,它们是该找个相对固定的地方安置起来了,我,是否也该如此?那天,我读到一个句子,说一个家族流浪成性……上面说到的,我不想有个家,那就得改成:我流浪成性……

又该走了……

 

某天,差点跑去了小洲村上班——没有去成——最重要的原因是薪酬要求有些高——连这么点的工资都觉得高,我又明白了一些东西。如此土壤里长出来的公益,大概也就如公益人的梦想一般遥远。他们的梦想,也不过是他们的一厢情愿,他们一直都认为,那些人会越来越有希望,如助学……给予他们如此这般的社会,这般如此的国家,他们能有希望?

 

那天,我应邀去一个外国朋友的住处。两个人坐在寝室里,那个空间让我觉得很压迫——两个人的座位距离就如同电影院里相邻两个位置的距离一般,我开始相信他们一开始说的了。而后,因为他谈到了弗拉基米尔.霍洛维奇,我用了他电脑上的google,搜索栏下自动跳出一个搜索主题:gay foshan……

我不知道该怎么问他,也不怎么明白该怎么和他相处了,我只是当他是一个很特殊的朋友,我喜欢与他散步时候的闲聊,但喜欢他并不是因为我喜欢男人。

 

青番茄是一个很有趣的网上图书馆。而我,现在不想去学校里读书了,我只想要一个自己可以管理的图书室。佛山,这么一个商业文明自古便非常发达的地方,固然不会有多少人崇尚读书人,也当然不会有多少人喜欢读书。不过,话说回来,用我党的理论说来:物质是精神的基础——读书是一种精神活动,而它必须要有一定的物质基础作为保障——物质有了,是否意味着精神有了机会?我在暗自考量。

 

或许,丽江需要一个图书馆。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