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只言片语(十二)——阅读趣味  

2012-10-13 19:50:41|  分类: 贰零壹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小波的《三十而立》看得我差点没笑破肚子。如那个版本的扉页上写的:

“王小波荒诞不经的想象力和妙趣横生的叙述方式一定会赢得更多会心的微笑。”

我的笑可不仅仅是只是“会心的微笑”而已。

我很喜欢这样的开头:

“王二出生在北京城,我就是王二。”

还有那个叫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哥伦比亚老头,在《百年孤独》里写的那一段:

“很多年以后,每当面对行刑队时,布恩地亚.奥雷良诺上校都会回忆起,他父亲领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样的开头往往有趣得多。如列夫.托尔斯泰箴言式的开头:

“幸福的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听起来就是“大部头浓缩提炼成一句话”的高度概括,看了后就知道基本是讲什么的了,少了继续读下去的欲望。不过,这样丝毫不会影响托翁在大家心目中伟大的地位,先别说那个《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的大部头,单单他那个朴素到了极点的墓地就已经足够让我等小喽啰顶礼膜拜的了。当然,我的“朴素”说的是墓地本身,而不是墓地所在的庄园。

注:列夫.托尔斯泰在图拉市郊拥有一座巨大的庄园,叫“亚斯纳亚.玻利亚纳”,俄语意思是“明亮的林中草地”。遵照其生前遗嘱,托翁死后被葬在林中一片空地上,周围没有碑石,没有雕像,没有殿堂。

说实在话,《战》与《安》我都没有看过,大部头,心存畏惧,那本稍微小点的《复活》倒是有耐心看了三四遍。

俄罗斯(先不管是“俄罗斯”还是“俄国”)文学里,我看得最多的是屠格涅夫,尤其是他的《父与子》,这本书随我四处奔波多年,时刻不离左右,勇敢且才华横溢但命运凄惨的巴扎罗夫和他喜欢的女人奥金佐娃,让人印象深刻。另有《木木》、《猎人笔记》也都喜欢看。此外,还有另外一本是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记得其中那个“即使一枪毙了也不足以泄恨的毕巧林”。

读高尔基的《我的大学》,也就记得喀山大学和那群冒雨搬货的码头工人。看得我心痒痒,也就得出那么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原来长学问未必真的要到某大学里去。

大概大家都知道这几篇作品都是中篇,书本也比较薄,读来容易有成就感——当然,即使是比较薄的名著也是挑着来看。我读书一般不是博览“群书”,而是“群读”,就是一本书读很多遍很多遍,即使如此,对那些读过很多遍的书能记下的也不多。每每想到这一点,我就为自己感到难过。我读那么多遍是因为把他们当课程笔记一样来读,读了忘,读了忘,《百年孤独》里有个说法:好汉弗朗西斯科……或许我该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健忘病人”四个字。

还有一个叫“(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的不得不说一句:“他有他的俄罗斯,有他的大海,但我却什么都没有。”

什么陀耶妥耶夫斯基,别林斯基,奥斯特洛夫斯基,契诃夫,屠格涅夫……反正俄罗斯人不是叫司机的,就是某某夫的。

说到托翁的伟大,当然我自己的内心未必也这么想,只是想:大家都这么说,那大概就是这样吧!所谓“经典”眼下的命运大多如此,大家都赞赏它如何如何的伟大,却从不耐心看下去,如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摆设扯淡的居多。

即使我心存敬畏,但我也只是扯淡而已。

俄罗斯人大概多野蛮粗犷,不管什么事情,也甭管三七二十一先干了再看后果——我说的是后果。他们嗜酒如命,烈酒伏特加喝起来一杯接一杯,能把人烫死,这也难怪,那里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烫死总比冻死来得舒服,如我何笔之流到那里肯定于刹那间被冻成个亘古不化的冰雕。

我想大概“伏特加”的名字是否与“伏尔加河”(俄罗斯境内最著名的河流)有关——应该去查一下。

从俄罗斯转回来。

何笔?何笔。听起来像个好不开化、淘气的小屁孩。到这个年纪,我开始讨厌起了这个叫法,要不然就来个流里流气的名字,如王小波的“王二”,听来就有韵味得多,不是干街头偷鸡摸狗勾当的,就是搞诸多不明男女关系的——忽地想起《明朝那些事儿》,当年明月对带有数字的名字的有趣分析:朱重八,陈九四……也忍俊不住。

之前也想着:自己要有个拉风的名字,如西门吹雪,司马无情,欧阳无敌之类的,偏偏我就什么都不是,想到这一点,我就经常睡不着觉。

那个叫“邱子豹”的总经理,单听名字就有虎虎(豹豹)生威、巨型猫科动物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多拉风。

写到这里,想到薄同学,“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那些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干的总有不少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姓名也多与次没多大干系。

多少有点安慰。

加西亚的在世时间也不会有多长了,病魔已经折磨到他几乎连思考都有难度了,也确实,活在魔界与世间的人难有好的果子吃。不过也难说,那个叫“霍金”就熬了这么多年,从我们是个小屁孩一直到我们成了另一个小屁孩ta爸,依然过得那么体面。那本叫《霍乱时期的爱情》大概也得找个时间来看看,看看老头子究竟卖的是什么关子。

突然看到一个简讯:莫言得诺贝尔了。

鸟的,谁得还不一样?死几十年几百年后,仍然有人在看你的作品,那就证明你够得上这个资格。

再说,那个叫诺贝尔的,不就是一个搞炸药包的吗?仔细说来,英雄董存瑞跟他的关系还要密切得多,他什么时候关注文艺来了?

鸟的,天都亮了,还不睡!

他妹的,下边歇斯底里K歌的那几个,还给不给人睡觉?唱歌也不叫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