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陌生人的遗体告别仪式  

2012-03-14 08:43:38|  分类: 贰零壹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周六跟着好友T去参加他朋友的的遗体告别仪式,而我与这人却是素不相识。头天我问,跟着去合适么,他说没有问题。后来他又突然问我,为什么想去。回说,或许是近来日子太乏味,需要不一样的情绪来刺激下神经,或许是觉得这种日子就跟死人的差不多,去看看,也能让自己找回活着的感觉。

地点是广州殡仪馆,青松厅。

青松厅,这个名字听起来容易使人起鸡皮疙瘩的,阴森森,大概是专业办理丧葬的地方,名字叫得确实很有行业特色。

 

去世的男子,只有30岁左右的年纪,患病不治。据T说之前身体是很棒的,在东北读书时冬天洗的还是冷水澡,人好相处得很,长得也帅气,工作单位也好,是核电公司,可谓前途无量。但是诊断出来说是癌症晚期,就什么都不好了,没有了生命,还要那些干什么?

T说,或许是核电的原因,才致了癌症。

T说,原来他跟男子也是不认识的,只是男子听说村里有个很努力的孩子在广州读书,就专程上门去结识,认识后多靠信息通讯,日常往来却很少。前些时间,老乡聚会,T才听说男子患病在广州住院,便去探视,才得知是癌症晚期。不出两个月,就被告知去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到了青松厅,T先去交了礼金,幸好我也有准备,出门前顺手揣了点银票在兜里,要不然就会有点尴尬。仪式开始前,跟着T等几个进了大厅走一回。厅正中上方摆放着男子的大幅照片,放有男子躯体的棺材放在正中偏里的位置,与摆放照片的那面墙相隔一条过道,照片的上方挂着横幅,大厅四周放着很多花圈。在这样的场合,我总是很敬畏,也有些紧张,不过,我还是刻意多看了几次棺材里那副躯体的脸,很难想象,躺着的男子就是照片里那个面庞俊朗的大男孩。

 

公司的人终于到了,加上亲朋好友,人很多,整个青松厅刚好容得下。仪式开始,公司代表先讲了话,有点官腔,但也都含着感情,主要说男子在公司里留下的一些记忆;逝者的哥哥讲话,同样要回忆,回忆男子小时候的调皮,回忆他上学的努力,回忆他工作的用心,回忆他为人的善良亲切;感谢,感谢亲人亲戚的关怀照顾,感谢朋友的相知相惜,感谢同事的相互支持,感谢上司的爱护培养;痛惜,痛惜他年华大好却先行离去,痛惜他似锦前程却已无法再赴……

他边说着,边慢慢的哭出声音来,哭声越来越大。接着响起了哀乐,大家鞠躬。我没忍住,哭了。

现场有个女子在大哭,几个人搀扶着,她就是大哭,闹着要去棺材那边。T说,那个女子是男子的女友,自从他被确诊为癌症晚期后,女友就辞职一直在照顾他,到最后一刻。

 

仪式结束后,出了大厅,下了楼,问T,男子的父母没有来吗?T说,治疗期间,他父亲都一直在身边照看他,现在到这个份上了,父亲没有来,反而回家去陪男子他妈了,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要父母在场,也真的可以说是肝肠寸断。

路上对T说,第一次听哀乐,是小平同志去世那会。那个时候,街头巷尾响的都是这个曲子,也让人觉得心情比较低沉,但效果总不如在遗体告别仪式上的,那个感染力非同一般,我总控制不住。

 

健康活着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