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范爱农”式的人  

2012-11-22 13:20:41|  分类: 贰零壹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买了书。

快递员把书送到店里的时候,我正忙着,时间还很早,但我就是很忙。所有的人来的都不是时候。

书多是鲁迅的,如《朝花夕拾》、《呐喊》、《彷徨》和《故事新编》。前边两本是同个出版社出的同一个版本,外页上竟然写着“郭敬明、迪安、落落向鲁迅致敬”这么一句话,突然就觉得多余且无聊,喜欢鲁迅者肯定不会喜欢这样的设计装帧风格。

鲁迅的书断不用借这几个名字来提升售卖量。想来应该是这样,这仨是借鲁迅的声名又在公众出版物上出了风头,如若鲁迅先生知晓,断是要从墓穴里出来批评一番的。

 

《朝花夕拾》的《范爱农》一篇,鲁迅起先对范爱农有这么一句话:中国不革命则已,要革命,首先就必须将范爱农除去。我总觉得这句话是在说我,想到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竟然也毫无用处,可以套用一个,如“中国如若要除去社会多余和招人讨厌者,首先就必须将陈振华除去”。

“天下可恶之人,当初以为是满人,这是才知道还在其次;第一倒是范爱农。”

于是,就为前边那仨辩护了一下,毕竟人家在某个时候是有影响的,粉丝甚多,虽然我反感这拨人,但不能忘却我也曾经受过一些影响。

如此,倒也不得对他们品头论足。

 

说到招人讨厌处,例子有很多。

那天在店里,我正在咖啡机前制作咖啡。某女顾客来喝咖啡,大概她是熟客,且与同事Martin交情较好。点了饮料后她就几乎在离吧台最近的位置坐下来,用白话对我说,要我帮忙把伞还给Martin,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伞放在桌面上。我看了她一眼,没有接她的话,也没有任何表示,继续做我手里的事情。处理完她的订单,她要我帮她端过去,我也没说话,只是用手一摆,示意她自己来取(当然我手里还有其他订单要处理,但空出那么点时间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而后,我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她还对我说伞的事,这次用的是普通话,我没好气的说,你就把伞放在那儿吧,等会我那进去。然后也不看她,又做事去了。

几天后,她又到店里来,也同样和我说话(当然我也不怎么搭话)又和Martin说起那天我怎么不搭理她的事,我就说那天忙得没空。后来细想,如果我是那女子,断不想再到店里来喝咖啡,或者往后也会借Martin在的时候挖苦批驳一下那个傲慢无礼的人(我)。

我多次向他们说到我的方式——这边是自助的,即使我人手够,很得闲,我也未必会为你端盘子过去,得看心情和顾客自己的情况,只要顾客在言行举止上是我所厌恶的,那我就绝对不可能去做这个事。

我竟然带着我的店员与我一样傲慢?这究竟是怎么一种心态?

我的无礼是对他们先前无礼的回击,但却被他们认为我是有意冒犯,竟不记得或觉察自己先前的无礼,便来责备我的不是了。

也确实是我的错。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