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小话题的大胡扯  

2011-11-24 13:44:54|  分类: 信口胡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门,有所见所闻,就有所想。

去罗冲围客运站,路过锦汇新天地。那家麦当劳餐厅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大概要开门接客了,有那么点亲切的感觉。

 

临时出行,购买人身安全保险?

进站买票,不买保险——保险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就像我在外头晃荡这么多年出的各类无关内心的大事情那么少(或者根本不会发生),比如被打劫,管它是劫财还是劫色,比如丢失钱包身份证等。不过是对可能性的一宗买卖。现在的精明人真精明,连事件的偶然性不确定性都能有利可图。

再说,这类事情我都还没有发生过,尤其那些令男性同胞觉得幸运的事——被异性打劫。媒体上常有这样的报道,已购买了临时出行保险但在出事后却无从核对,就是说,死无对证。购票时候对方问你买不买保险,却不问你叫什么名字。这是一个责任问题,不问你名字,出事后,保险公司就可以你没有购买保险为由拒绝做出赔偿。

我发现,现在车站里头的售票员会问你买不买一元两元的保险,几乎每个旅客她们都要问这个问题。大概是体现出旅客购买保险与否的自由,另外也可以避免有“到时出了事情就怪我们没有问你买不买保险的事情”此类问题的出现。同时,售票员的薪酬肯定是跟该售票员销售保险的业绩相挂钩,问得多,卖得多,报酬当然也多,要不她们才不会问得那么勤快。

在这类公司,无论是谁的工作,都是需要监督的,避免腐败,也避免惰性对待工作。没有人监督,她们何以这么积极?唯一的解释就是工资跟保险的销售绩效挂钩。保险公司也真是厉害,国有企业的雇员都成了它的雇员,在为它赚钱!

这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你自己不会搬进去啊?”

在候车室里坐下来,刚好背后有个抱着大概1岁小baby的年轻妈妈,小孩正好看着我,于是我就扮着鬼脸逗起了小孩,年轻妈妈不知道,只管自己看候车室里头的电视。

她们母子俩竟然跟我是同一趟车的。要上车时候,我就刚好在她前面,妈妈推着baby车,手里抱着小孩,当时司机还没有到,她就叫我帮忙看下能否拉开行李厢门好放车子。我发现没有办法打开,就说等司机过来开吧。一会后,我看司机还没出现,我就先上车了,心里想司机大概会帮她把车子放进去的。

一会,有个着工作服模样的人上了车,大声吼:谁到江门下的等会在**地方下车。一了解这个人就是司机,车到时不会停靠江门新车站直接去新会汽车站,他告知我们这些要在江门下车的人,在某个地方要通通下车。告知是应该的,但是他的“吼”让我觉得不舒服。

那个年轻妈妈站到车门处,对那个司机说:那你帮我把那个小推车放进去(行李厢空间)吧。司机:你自己不会搬进去啊?照样是吼的方式,且很急切。之后他们三个(母子俩和司机)下了车,司机大概也顺便十分勉强的做了这个帮忙。后来,车到点要开了,司机上车坐到驾驶座上,随着那母子也上了车。一个简单的目光接触,她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在我斜后方坐下来后她就很小声地开始在哭了。

我觉得很难受,自责起来:当时我如果不先上车的话,就会去做这个事情。我怎么会认为司机会帮她呢?奉劝年轻妈妈别单独带孩子外出奔波。遇到坏人等很多情况时及其无助。

有求于人时,必须低三下四,要冒着被自尊被践踏尊严被扫地的屈辱,当你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或者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屈辱的情况下,千万别有求于人,尤其当对方是粗人蛮横无理自大狂情况下,你更是撞在枪子上。

对付这类人最好的方法就是:An eye for eye and a tooth for a tooth.

 

女中学生的“男女平等”

一个网友大树说了一个小实例。他(年过花甲)在夜里10点多遇到两个女中学生,出于好意,就劝告俩要为安全着想,早些回家。一个女中学回了他一句四个字的话:男女平等。老人无言以对。

想想这句“男女平等”的回答,多有深度啊!中学生的水平真的是今非昔比啊,想想我以前,呆头呆脑(可以看出为什么我现在也是一只呆头鹅的原因),哪能回答得这么有智慧啊?

我自己也一直在提倡男女平等,提倡而已,但未必能落到实处。从种种的迹象表明,我们的社会越来越“男女平等”,可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套用一个说法:我们现在的社会矛盾(次要而非主要),是越来越多的男女平等的要求与根本没有办法实现的既定事实之间的矛盾。(韩寒说: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员(官方)不断下降的道德与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智商之间的矛盾!——我觉得改成矛盾就好,别是“主要矛盾”。)

这个社会确实不一样了,乱套了。即使我们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致,但是却越来越要求我们能成为多行业的精英。局长不是局长,嫖娼写嫖娼日记当“作家”去了;李刚不再是刑侦局局长,同时他还要当儿子的老爸;上级不是上级,都胁迫着下属职员与她/他发生不良关系了;男人一方面被要求要有养家糊口的赚钱能力,在家还要下得了厨房带得了孩子伺候好丈母娘的综合能力。男女平等,就等于男人要去搬石头,女人也可以搬石头;生孩子本来是女子的技术活,现在男人因为背负这个平等的压力也不得不去做这个方面的尝试——因为他们担心,某一天女人真不高兴了,不再负责“生孩子的这个过程”,谁来负责?还不得要男人担下来?

社会上有男人抢劫女人,常见,且多以暴力等不良手段出现;当然也会有女人抢劫男人/别人的男人,不常见,且多以温情的方式掩盖着。对于嫖娼,在男女平等的前提下,自然有男的嫖女的,女的当然也可以嫖男的。她们不甘心总是处于被嫖的地位:男人都嫖我们这么久了,总该让我们嫖一嫖了吧。

那个女中学生的意思是:我这么晚了在路上逗留,我不怕出现什么危险,不担心别人对我们有非分之想,也不怕精虫上脑者的QJ,谁对谁有非分之想谁QJ谁都不一定呢,大叔。

女中学生。男女平等。大叔不得不无语。说不定对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学生,而是扮成学生模样的“专门服务男人”的女人。前些日子,有个消息说:调查显示,广东30%的中学生认可婚前性行为。这个说法就暗含着他们认可未成年人性行为。

提倡男女平等者认为,男人女人遭遇危险的概率是一样。想来那两个女子是否随身携带好了很多东西,书包里装的都不是教科书,除了化妆品外,还有用以威胁男子的匕首,和苟合用的避孕套或者避孕药物。奉劝呆头鹅一般的男人夜晚不得已上街时,别对着那些打扮学生行装的漂亮女子有一副痴呆状,说不定她正在打你的如意算盘,别等她下手的时候你还说没有心理准备!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