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07-08融水新老志愿者拱洞行记——录  

2007-09-01 14:10:53|  分类: 广西印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我应该对在拱洞大沟里见到的山路和山峰感到习惯才对,因为在由南宁至融水的路上我已经长了点见识。但,实际上,我还没有办法适应那里的山路和山峰。
       我想,这个需要多点的时间。
       山路,我所见到的就都是山路。这时,从山的这一边看到山那边半山腰的路,呆会你从那边的路,就能看到这边刚刚巴车经过也同样是挂在半山腰的山路。如果你要我告诉你,山那边是什么的话,那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山那边还是山…
       如果说大山里的人视野不够开阔或者观念比较保守的话,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想。周围的山峰阻挡了你视线的延展,禁锢了你的思想。如果你想要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着上你的鞋子,出门,看去…如果你觉得你的思绪是能够飞翔的,那,在大山里,你也只能飞在一个有限的空间里…

       这一次的出行,小代师姐和欧阳师兄是我们的领队。主要还是出于交接班的原因,然后就挑了大沟作为我们的走访目的地,好让我们更清楚下乡助学走访学生的一些事项。很感谢他们俩能这么细微地指导我们新人的工作!
 
       我的经历告诉我,这样的路是完全不适合巴车行走的,但事实上,这路上就开着大型的巴车。出于我晦涩的语言表达能力,我是没办法同你讲这里的山路究竟是怎么一个样子的,如果你看下边的图片会直观点。
       坐在车上,车就总一个劲地在转弯,在没有转过这个弯时,你永远不会知道它的那一头是什么。其实,是另一个转角。
       如果你是刚来的外人,如果你并不是决意有心去发现一条小路,那你就不可能发现这样的路。因为,它只是路边草绿色(草)变成浅黄色(土)的一米多宽还有零散碎石的缺口而已——就这么不起眼。但是,如果你没有沿着路走下去,你就不会知道原来它还是通向一个抑或几个村庄的路。山路,一直向下,凹凸,你会无暇顾及周围的景色,你得时刻在意脚下的石块和你双脚的步伐…

        大山和大山的远处,水墨泼出来的国画。山里的点点灯火,由天幕往下看,是山里的星星一颗颗;天上的星星,不过是散落在天幕中的家家灯火。一点一点,一闪一闪…
   
        巴车上有狗,有鸡,也有猪…当然最多的动物是人。
 车在路上停留时,后门放出来一只猪,它绕着猪笼走了几圈,叫了几下(应该说是惨叫几声)便倒下,许久都没爬起来。此时,都不禁想到“唐老鸭”同学。我想如果她真的在事发现场,她会上去给猪做人工呼吸么——纯属夸张的说法?她学的是“动物医学”专业,并非常喜欢养猪对猪有特殊的感情。
        也许,一只猪的代价,就只是让你和我想到偏远偏僻艰难这一类的词语了!
   
       大沟小学的图书室其实根本就没有学生去看,我怀疑。所有的书本都还放在纸箱里头摆放在地上,基本上都还是新书——感叹现在的小学生真是好,有这么多有趣的且知识丰富的书本阅读,想想以前我们自己——最多看从他人家里借来的连环画。说真的,虽然我喜欢书,但是小学时候的我肯定也是不爱看书的——如果没有人督促。小学生没有看书的自觉性是一,老师没有能尽到一个启发者应有的责任这是二。
       龙校长对我们说,学生他宁愿去河里打鱼游泳都不愿到这里来看书,还说大沟小学的八名老师当中只有他自己是正式的老师其他都是代课教师,积极性不高他也不好做什么督促。其实,我认为老师在这点上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这个时候的学生正是需要人引导指点的,而老师以学生调皮不爱看书为由并不能推托他们的责任。
       哪些孩子生来就爱看书?

       我们到梅送家里了。
       这是我第一次以志愿者的名义到学生的家里去。那也是第一次进入正宗地苗家吊脚楼——传说中的吊脚楼底下是用于圈养牛猪鸡等家禽家畜用的,果不其然。伸手先推开吊脚楼的门,而脚还没有踏进门里时,就已经看到里头乌七抹黑的一片。梅送妈妈正在服侍两头牛,我们几个径直上了楼。感觉就从牛棚猪圈上了楼,底下就脏乱。

        妈妈放下手头的工作去唤梅送回来,她坐下后就一个劲的觉得不好意思!后来让她写下“她自己以后希望做点什么”或是“她想要点什么”之类问题的时候,她显得格外的扭捏。很迟疑地接过我的笔去,还一边低头抬头地看她妈妈——觉得这样的问题挺无聊或是她很不知所措的样子——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种问题,或是向来就没有人给她提过这样古怪的问题。妈妈的话语表情让我知道妈妈的意思——你就随便填点什么吧!后来她就写了“我想画画”四个字。小代姐问她那你有没有自己画的东西啊,她回答说没有,仍然是很腼腆的样子。
        呵呵,我感觉啊,他们家里没有什么干净的纸张好让自己画上几笔的。
       在我纪录家庭基本情况“木房一栋”时候,我就纳闷:怎么一栋木房是这个样子的?下层就住家禽家畜上一层两间就住人?这就称为“一栋”?于是,“栋”的修饰意义开始变得模糊…或许,只是贫穷和简陋给造成的错觉…

        去寻访其他学生时候,路上杨老师拉过一个孩子说这就是韦中丢。机灵的眼神,精灵的脑袋属于那种好玩但脑子很好使的聪明的孩子。看到这些孩子,我真的想不起自己那个时候的光景。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四年级时候一个坐我后边的女生对周围的人说:何笔(我)是班里头最帅气的男生,而陈某某是最靓丽的女生!呵呵…我这么说,大家看了别觉得我“太过无耻”就行,“无耻”其实是可以接受的,只是两者程度不同而已。
       哎,我就只能记得这么些东西。
       以前成绩比较好的学生都回得到学校相关的物质奖励。比如毛巾,衣物,钢笔什么的,甚至是带有两个小侧袋的小书包都有。不过,中丢他没有,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奖励。从杨老师那里得知的就是“都是口头的表扬”这个说法。中丢在领我们几个去他家的时候,杨老师向他介绍了我,然后他称我“陈哥”。呵呵,感觉就是一个经常被黑社会老大陈哥蹂躏压迫的小弟称呼老大的音调——硬邦邦。不过我喜欢他,也喜欢他就这么叫我陈哥。

       杨老师对自己的学生都不错,尤其是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当中丢写下“我想读到大学”几个字后,杨老师还嘱咐他得在后边加一个句号。中丢是个比较容易接受新事物的孩子,他能够顺畅地向我们介绍下他家的一些基本状况,只是带有那么点拘束和紧张——这个很正常!像我的状况就不正常了。见到要同我讲话的陌生人,我就总是拘谨得说不出话来,且手脚都不听使唤,所以很多问路的人遇到我肯定得自认倒霉——因为我总是在心跳快速跳动下手脚不利落而指错了方向!
 依此类推,如果我是山里的孩子,我想我是不敢见人的!无药可救!
        中丢家里就一“栋”两间的木房,就种了3分茶叶其他一无所有,爸妈外出广州打工去了,大概也就是300-400元/月/人吧。除去他们自己的生活费用外,我想知道的是他们都邮寄会家里有多少钱。他姐姐要上拱洞中学了。
        我有那么个时间在广州行走时,我并没能将我遇到的民工和他们身后的家庭联系起来——我当他们是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个体。三四百元的工资,除去自己的生活花销,还能有多少?在工棚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去了杨容专的家,没有见到他本人,是大姐和他奶奶接待我们的。爸妈也都外出打工去了,两个人就大概900元每月。二姐姐刚去的柳州,工资够自己生活花销用。大姐在家里充当一个照顾老人照看孩子的家庭妇女。家里的为数不多的田地都由叔叔经营打理,后来是姐姐签名的了,字还是挺漂亮的。如果外出打工的父母亲能有给子女好好读书这一想法的话,那每个学期80元的学费还是能够交得起的——我就是这么想的。如果能让他们逐步建立起这样的观念,那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的最终目的。
       说真的,用钱来资助他们其实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夜里,在支书家里有个女孩要敬我酒说谢谢我们带给他们知识。其实,我想告诉她,带给他们知识的是老师,我们来就是希望能给他们一个想法:山的那边除了山之外,还有另一番景象,别有洞天。


                                                         文章来自http://bbs.xqhelp.com/dispbbs.asp?boardID=8&ID=2252&page=1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