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一直向西…  

2007-08-31 13:48:10|  分类: 广西印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如果你知道:从广州离开来南宁的时候,多数志愿者都大包小包推上巴车时,导致诸多座位都被行李箱占用而人都要站立着;从巴车上搬下众多的行李时,导致火车站的交警过来协调那条路的通车状况;拉着推着行李进入站台时,致使很多志愿者要往返多次搬运行李上楼梯匆匆忙忙进入站台;再从站台将行李塞进火车车厢时,导致某些行李出现没有人认领而听到“先将行李塞进车厢等到了南宁再好好认领”的话语;还有在车厢里整理行李上行李架时,而导致很多人都没有座位休息和车厢过道无法通过来往人员等等的诸多情景…

那你就应该理解某前辈充斥愤怒的话语:好像广西什么都没有似的…他真的是拂袖而去的那个样子,远去的脚步声也体现出他对我们十二分的不理解——就无知,这群人!

听听看看,贫穷潦倒,物资匮乏——就是我们东部人对西部的理解,或者说是广东人对广西的初步了解,又或者说是东部的80年代人对西部对广西的了解。西部,穷得叮当响,穷得揭不开锅,穷得被子,衣架,毛巾……什么都没有。

其实,我们这群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我们清楚西部并不是一无所有。某些地方也肯定很穷困,就如纽约也有贫民窟那样,我们都了解,只是很多人都还没有真正准备好接受西部,接受广西。

从广州去南宁的2571次列车开启…

西部,广西,我们出发了。

 

       〈二〉

 

早上五点半火车到站,广西南宁。

清晨的火车站在那个时候也安静得透露出些许的神秘——原来连西部的火车站也是神秘的,呵呵!在从火车站去广西师院的车上,旅途的劳顿并不能掩藏广西南宁带来的兴奋。不停地拍照,留下南宁火车站的身影。

第一天,我们几个人抽了傍晚的一点小时间,到广西师院周围走了一圈。在公车站牌那里看到,地图上的明秀东路并不是圆滑的线条所标明,而是用那种具有很明显弯曲褶皱的长方形路面,在那路的拐角处,一个小学生拿个量角器便可以很直接地得出那个拐角的度数。

我想师院附近地区也算是比较发展得不差(但并不是很好的)的,只是路显得有点嘈杂——又没有红绿灯,我们入了乡也就当然随了俗了。了解得知车费多数是以8结尾的,比如1.8元。吃凉粉时候价钱是1.2元。呵呵,这个多多少少的两毛钱让我觉得这里的人做事或者心态并不怎么干脆,有那么点拖拉。

或酸或辣的,或者又酸又辣的米粉都没有办法让我长期吃下去,是肯定要吃米饭的。可找了很多个小饭店,基本上都没有快餐这个说法的,只是说你吃什么粉?螺蛳粉还是滤粉?酸的吗?加辣的吗?

其实,以前的印象只是一个暂时的错觉。西部,广西并不是真的一无所有,喀斯特地貌并不是这里贫穷的写照。朝夕的相处使我们收获培训期间的友谊;安排得满满的各大家前辈的讲座,获得了诸多的知识,受益匪浅。

出发仪式的结束后,马上就登上前去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九山半地半分田据说就是融水的写照)的巴车——去融水已经是义无返顾。

 

     〈三〉

 

下午四点左右进入融水境内。

巴车一直就开在远近周边色彩分明的沥青路上。路两边是差不多收割或者已收割的泛金黄色的稻谷,还有一些刚刚插上的小秧苗。再远一点就是耸立的山峰还有绿色的植被了,如果你来自缺乏绿色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甚至会醉心于这金黄明绿相间的颜色里。如果你是来自平原地带,那我想你也会开始惊呼这里山的平地而起和峰峦无数。

车进入融水县城。县城干净漂亮得让我产生了怀疑——我是来支西的吗?我们真的是在这里以西部志愿者的身份生活一年吗?我开始怀疑自己“西部志愿者”的身份。城乡清洁工程让这里的每一条街都很干净,素来就喜欢干净的地方,这个让我相当满意——这个小县城让诸多所谓的东部城市望尘莫及,具我所知。贝江的水清澈得让我不禁想起——以前家乡的某个小水沟还可以脱下鞋子卷起裤腿下去抓小鱼,虽然现在状况也还好,只是鱼儿早已销声匿迹,再也见不到卷起裤腿在水沟里弄得湿漉漉的抓小鱼的调皮的孩子了。

在贝江的水里,不轻易你就会想到要哼一句刘三姐的山歌,虽然这里并不是更另人神往的桂林漓江。

哎,唱山歌嘞,这边唱来那边和,那边和…

你可以轻易的理解群山怀抱的样子——如果你登上某座山。随便哪一座。这个县城周围的山峰多得即使你一天登一座持续一年你都爬不完。这里就是沿着融江建成的一个被群山围绕的小城,整个城区就是线被绕成的纺锤状,而穿过城区融江就浑然是那线团的中心轴。

县第二中学和镇第二中学就在山脚下,如果我是这里的学生,说不定哪天因为功课繁重我就索性扔下课本独自或者约上几个伙伴登高去了。如此这样的中学生活真让人向往。

城里的人说:你应该到乡下去走走看看,这里的城乡差距是比较大的。

于是,换上服装,出门上车,去乡下。

 

       <四>

 

车就一直围着一座座的山峰在绕着。

在这边的山路,你看到那边山峰半山腰的山路,呆会你就会在那边看到这边半山腰的山路了。回过去看,你竟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你来时经过的路…车在盘旋路上走时,你往前看到的就是一个个的转角。越过这个转弯的时候,你应该知道,下一个还是一个转角。

下了乡,你才真正明白以前某个时候从电视里看到的某个农民嘴里说的——村里现在终于通了公路这句话的分量。村屯里的人要出去,把外边的东西带进来,靠的就是公路。所以你现在一听到这么一句话你会觉得替他们高兴,甚至有点想欢呼。因为修一条路的所经历的艰辛并非所有人都明白,但此时你已明白山里的人对通路的渴盼。

在路上,如果你错过某个冰凉的山泉的话,不要惋惜,因为这里的山泉隔三岔五就坠下来一个。那个温度就有如你家里从冰箱拿出来的温度一般,但这个会让你打心底舒爽——这个可是真正的山泉水!

如果你时不时注意的话,还能捕捉到沈从文描写的湘西的一些镜头。比如说一个孩子在山峰上抱着双腿背对着你,前面是起伏无尽的山峦时,你突然就会想到《边城》里头翠翠的故事,那个并没有结束的让人心酸的故事…

乡下的教育状况是不能不谈及的。代课老师的现象是比较严重的。一个拥有230多名学生的学校有8位教师,除了校长之外其余7人均为代课老师,而代课老师的月工资就大概是270元。而问题是:这样的乡下绝对不能没有代课老师。有时候在城里的一顿饭就吃掉了一名代课老师两两个月的工资,或者吃掉了一个孩子好几个学期大学费,又或者是吃掉拉好几个孩子一个学期大学费。乡下上不起学的孩子比比皆是。

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我对自己存在疑问,那我想我现在有了一些明晰的头绪。如果我曾经怀疑我“西部志愿者”的身份的话,那我想我现在找到了一个更为清楚又更容易受人接受的名字——义工。这个称呼想来比较普通,张扬不得。“西部志愿者”一说出来就担心别人用一种很崇高的视角来看你,使你自己与他人之间产生一段无法修复的距离…虽然我需要外在的光环,但我更需要一种心灵上的感悟——使我自己无悔于自己的选择。

让我们的爱成为连接心与心之间的桥梁。

 

    〈尾声〉

 

诗人说:所谓的故乡,只不过是我们祖先旅途中停下来的某一站,暂时的停留就成了我们的故乡。如果我们在这个地方作暂时性的停留,那或许我们的子孙就会将这里当作一个新的故乡,而我就是他们的祖先。

保持一种出发的状态,背上行囊…

走吧,为自己的心灵找一个家。

只是,别忘了自己的来路。

一直向西…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