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你的样子 <下>  

2007-05-09 12:30:44|  分类: 低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七 >

    你现在已经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站在二楼你们宿舍的阳台,对着路过的女生大吼靓女。哪个女的要是胆敢往你这里张望,你就会点头举手——跟她打招呼。
  ——凡是往这边看的,除自信的就剩下刁蛮,和有勇气的了,这两种性格的女生我都喜欢!嘿嘿…但太离谱的就只好直接按Shift+Delete组合键了!
  这些是你们男生宿舍那边的人对我说起的。但以我亲眼所见,你是一个见到陌生女生就会脸红的人,尤其是漂亮的女生。
  你给我讲很多你的事,我们俩的关系也在这种相互倾吐中有了进展。
  ——现在终于可以给你一个真正朋友的身份了,是同学,但不一定是朋友。朋友是需要挖掘和用心去交流的,我不是随便就将朋友两字放在口边的人。所以呢?你应该为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有所改观而欢欣雀跃。
  ——臭美!天底下最臭美的人非你莫属了!谁稀罕你啊?
 

           


  告诉你吧!我曾经想过,是白日梦的那种幻想。是否可以将自己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提升到另一个高度?因为我已经情不自禁地陷入你用笑容筑起的美丽却深不见底的陷阱了,你的歌声,你的身影,你的性格已占据了我身心一大部分的领地,在我的生活中你已无孔不入。想啊想啊,想哪一天你也能够为了我唱一首歌,然后我就可以牵着你的手一直不停地走。
  我不想你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明媚或是疲惫地笑,我想让你在经过宣传栏时候,看到玻璃里边还有一个我,在你的身边,用我一生的时间!
  你从不给我机会,你总是在我感情澎湃的时候扭头走掉,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不知所措。每次你总是不希望我有对你过于亲昵的动作,总是及时抽身!你会在某些时候婉转或是绕着弯来告诉我,说做朋友很好,我在你的心目中的位置已是无人可以取代,千万别去做一些适得其反的事。你也总说,爱情太复杂了,而你只配去处理那些较为简单易懂的事情。爱情在你那里即使植根得下,也发不了芽,出不了根,更不用说开出娇艳的花朵,必定是要枯萎的。
  还记得我们的认识。我走在路上,听到有个嚷着“美女”的声音传了过来,索性想要看看那个家伙这么放肆的。转过头仰起脸,看见躲在墙壁之后的露出半张脸的你的头,还有在空中晃动的你的手,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倔劲,也跟你打起了招呼。真正认识你之后,我从没有听过你说你喜欢自信、刁蛮和有勇气的我——这三个词是你后来形容我的。
 
                < 八 >

  你曾买了一束,准确地说是11朵玫瑰花,在12月24日——圣诞节前日,史无前例地送到图书馆里,给一个只是第二次坐在你对面的女生。你说,只是想借这个机会认识她。仅此而已。就如你所说的,对方的确是惊喜到语无伦次的境地了。一段时间后,她告诉了你她的手机号码。然后你却发了一条让我也倍感不解的信息给她。
  ——要维护一段友情,对我来说是很吃力的!
  对方回了四个字就没有下文。
  ——顺其自然。
  后来你对我说起这事时,我取笑你说想追人家却又假惺惺地说什么友情!你却也说了一句可以让我立马晕倒的话语。
  ——怎么?送人玫瑰就一定表示要追人家吗?好朋友之间,不行吗?哦,对了,玫瑰不代表友情而专指爱情?
  对于你喜欢的人,你总是先从做朋友入手,尝试着相互了解,然后再看有没有发展下去的可能,如果不行,就永远让你们的友谊原地踏步。其实我是知道你的,你在一般同学面前是可以做到东拉西扯,偶尔还能口若悬河,但是当面对的是你喜欢的人时,你哑火了,甚至连看跟她的眼神对视都做不到。于是,你主动发起的爱情攻势在还没有开始第一个步骤——成为朋友时候就已经趋于夭折了,你无法越过一定要先成为朋友的那个阶段而直接去将一个女子定位为你完美爱情的发展对象,于是你郁郁寡欢却不知如何是好。这一点你是虚伪了些,有装疯卖傻的嫌疑。
  ——你傻了,你不是连玫瑰是爱情的代名词都不知道吧?
  ——我以为任何美好的东西都是相通的,诚挚的友情也同样可以用玫瑰来烘托嘛!你也值啊,说不定哪天我就给你送玫瑰表示我们的友谊有坚挺!
  ——看来,You’ll be sent to a mental hospital some day !
  但我心里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我希望你捧着花的时候并告诉我你要的不是友情。可我比谁都明白,你不会像我想要的那样说的。如果会,你也只会说:只是为了友情!
  后来你把那女生的手机号码删掉了并意味深长地说,那美丽过头的女孩是不屑于和你做朋友的,因为她们都以为任何一个送她玫瑰花的人都只是冲着爱情去的。
 

         

 

  即使受到挫折,你却总为自己的壮举兴奋不已。是的,你当时是用“壮举”这个词来形容你的行动的。
  ——你仔细去好好翻读翻读校史,看是否有把玫瑰花送到图书馆的先例?我这一举动啊,已经到了子昂诗人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那种境界了,用“壮举”这个词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你是振振有辞的样子,但是我知道,是你自己亲自把花送到那女生的手里,却告诉她你是受人委托来送花的。过后的几天里,你不见那女生有主动联系你的迹象,你才跑到她的座位那里去,扔下一个本子,红着脸。
  ——其实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只是想要认识你,这本子里记录的是我的整个作案经过。
  那女生此时笑了,笑得很灿烂。我猜想你小子那个时候就被这笑容给震得全然没有主意了。后来你说你从没想过她也是一个笑起来有很迷人笑容的人。
  ——我以为普天之下只有英雄一泪是最难得的,原来美人一笑真是可以具有很强的杀伤力的。
 我知道你曾经偷偷落泪,所以你会有自知之明不敢明目张胆地说自己也算是一英雄。
  ——怎么?英雄落泪只是难得而已,并不表示是英雄者不可以流泪,你应该觉得你三生有幸,得以见一个曾落过泪的活生生的英雄。
  ——自大狂,充其量也不过是一节食的狗熊。
 

               < 九 >


  一个女子——那个你给她唱《从开始到现在》的女子说过,她宁愿要一只会吠的狗,都不会喜欢一个连气都不吭一声却爬得很快的蜗牛。虽然不是这么直白露骨,但表达的就是同样的意思。
 后来你是这样总结自己的。一来你消息来源相对比较闭塞,无法获得某女子的相关信息;二来从不向女生献殷勤(当然送花不在献殷勤之列);三来格外珍惜时间,分身乏术;四来家徒四壁,穷困潦倒;五则不会死缠烂打,屈就不下自己的尊严;六则是不会左右逢源,东拉西扯和甜言蜜语;七则呆头呆脑,傻B一个……终上所述,你得出以后你一定会过上整一辈子单身汉的生活,孤家寡人一个。
  其实,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那个图书馆里头的女孩,只是你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你总说,爱情原来就是还没有成为恋人之前,经常请对方吃饭,找借口巴结对方。成恋人后,就得陪对方逛街,上课室自修……反正很多俗事了。而你总是不想去做这么一些俗事,你总想要来点与众不同的东西,标新立异。譬如把花送到图书馆,让女孩自己带回宿舍。又譬如在图书借还处认识另一女子。
  说到在图书借还处认识的那个女生,你也是沾沾自喜。
  那次你去还一本习题书。那女生翻了书检查。
  ——你理应将里边的铅笔迹除干净然后再还。
  你可冤了,那书你才看了几页,里边的笔迹都不是你划的。
  ——可这些笔迹都不是我划的,是以前的人划的。
  ——你借了这书,我们就当是你划的。
  那女子说得一点都不含糊,挺坚决的。
  ——你说这书是我借的就当作是我划的这话是不能这么说的,如果你说是我借的我就有保持这书的整洁的责任倒还说得过去!

        


  你终于屈服与那女生的坚持,可是你觉得他的那句话说得不好,你需要辩驳一下。你看到旁边有一个阿姨,可能会明白事理点。于是你半对着那个女生,又半对着那个阿姨开始了。那个女生没有怎么听得下去,只是坚持你应该那么做。倒是旁边的阿姨一边点头,一边对你笑说你说得挺有道理的,有了阿姨的这个认同,你认为你并不失势。可是你不想让那女生难堪,并认为这种精神难能可贵。
  ——有橡皮没?
  那小女孩拿了橡皮出来。你就坐在那个大厅里将书里头所有的笔迹拭得干干净净,还特地从笔记本里撕下一张纸,写下你的姓名,专业和联系方式,便返回到了女生那边,恰好她正在忙着,那阿姨说要还书可以到她那个柜台去。
  ——不行,要让她检查了才行!
  等那女生忙完之后,你把书递了上去。
  ——请你好好检查一下。
  整个过程你都是面带笑容在说话。这时,你注意到了那个女生在检查书本的同时却在偷偷地笑,笑容是不容易被人察觉的那种。
  ——怎么样?还行吧?
  她点了头,但眼睛一直没有看你。
  ——交个朋友吧!这是我的基本情况,麻烦你在这个本子上写下你的基本信息。
  她检查完并将书放到了柜台后,你递上了那张纸,接着打开自己的练习本。她怔了一下,接了纸张,然后拿起笔就在你的笔记本里写东西。
 你说最后那句话的速度很快,几乎就没有停顿。还有你说完之后才注意到,在那个女孩的旁边的那个阿姨和一个男生,正盯着你看。但是你觉得你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的不妥或是过火之处。
  ——你们俩看起来还挺像兄妹的!
  那阿姨笑着说,你也朝阿姨笑了笑。
  ——这个学生很有责任心!
  拿了书后,你就离开那里了。
  ——以后我聘请员工就绝对是这种类型的。但是我担心在大学里一段时间之后她的这种责任感就会被磨掉了,希望她可以坚持下去。
  后来你颇为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总是毫不羞耻地说你一直都在考察谁谁以后可以做你的员工。再后来你才又说,要认识女生挺容易的,问题是如何维系这么一种友情,这个才是你所担心的。

            

                     < 十 >

  你说你本该是一个杀手的,就如古龙的《流星蝴蝶剑》中的孟星魂之类的杀人不必背负法律责任的杀手。一柄破剑,一匹白马,两套可以替换的干净衣服。浪迹天涯。可是杀手是不允许有感情的,而你有一大把等着四溢的情感,谁都可以在你的心里垦出一片领地,然后长久驻扎在里边。你下手时却做不到决绝和残忍,这是作为一个杀手最大的弱点。你苦笑着说你那是拥有博爱的胸怀。后来你读过一本书,知道了历史上是没有武侠这么一种说法的了,这让你彻底死了当游侠的心。
  ——现在的社会,哪来的杀人还可以无须负法律责任的?算了,那个也免了。
  但是你依然喜欢老狼的那首《穿过流水》,绝望而有坚决,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在船桨起落之间看流水带走两岸的云烟
   在手指交汇之间看穿过空气的阳光耀眼
   在你我之间   在天地之间
   谁转过身遮住脸不忍看一段青春走远
 
   在宿命降临之前带一把有风霜的剑出发
   在终点出现之前看一眼风起云落的天涯
   在相遇之前    在离别之前
   谁仰起头叹一声不忍说一句萧瑟的话
 
   春天你正苦苦挣扎
   夏天你是露水茶花
   秋天你才决定出发
   冬天你才得到回答
 
   在宿命降临之前带一把有风霜的剑出发
   在终点出现之前看一眼风起云落的天涯
   在相遇之前    在离别之前
   谁仰起头叹一声不忍说一句萧瑟的话
   在船桨起落之间看流水带走两岸的云烟
   在手指交汇之间看穿过空气的阳光耀眼
 

       

                  < 十一 >


  大学四年,你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依然是我行我素,对不喜欢的人就总紧绷着张脸,嗤之以鼻。刚来你就想着要去流浪,只是你一直都很乖,并不是一个叛逆到甚至越轨的孩子。大学行将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说,你还可以有机会去流浪。你说你这个是被逼出来的。考研究生,然后去北京的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那里做你的研究,研究那些小得连个影子都没有的病毒。
  ——那里离家太远了,刚去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无助的。
  ——家其实有时候会是一种羁绊。我只希望,在我和家之间就只有类似把风筝放起来的长线,是个给我力量的摇篮。
  ——哪你自己不会想家吗?
  ——想家是会的了,但是我不可能永远是个在家里呆着的孩子,我必须去找寻我自己的未来。他们会明白的。我父亲说了,不管我离家有多远,只要我心里有他们,他就会满足了。我父亲以前曾经跟我说过,他担心他没有能力培养我。
  我感觉,你离我是越来越远,甚至站在我身边的这个你,突然就陌生了起来。你的步伐都很大,我是无法跟得上你的脚步,于是,我只能停在原地,看着你渐渐远去的背影模糊,模糊。你曾经说过,朋友之间的情感也可能让你犹豫不决,也会成为你离去时候系紧你的绳索。你知道吗?在你面前,我永远不会给你无名的压力,让你放飞自己的翅膀,去你自己想去的地方。
 
  你的确是一只会跑的蜗牛。你曾经读过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生平的书,书中说他是一个多愁善感、愤世嫉俗之人。一作对比,你竟也大言不惭地说你拥有同佛主一样成为一代圣人的潜质。于是,大学四年里头,你一直本着多愁善感和愤世嫉俗的生活态度,并期盼有一天也能开创一项惊动佛主的天一般大的事业。
  当我指责你过于理想主义的时候,你却————
  ——无论这个世界变得怎么样面目全非,支撑着它的永远是理想主义者的信念。现实主义者只不过是个躯壳而已,而理想主义者,是灵魂。还有,永远不要对少部分有头脑、有责任的人可以改变世界表示怀疑!
  ——不过,一直以来,我都总是会高估了自己。不过,我会尽力。
  后来你又说。认真笃定。
 

         

                < 尾声 >


  你说你毕业的时候,会一个人先行逃离。不去喝什么酒,也无须别人去给你送行。其实我知道,你是怕你自己在离别的场景下,控制不了你的情绪,担心会一发不可收拾。我知道那也只是你一直逃避现实的本性。你还会默念席慕容的诗句:如果我能以背影/遗弃了观众/在他们终于/遗弃了我之前/我需要有足够的智慧/来决定/幕落的时间
 

       


  总有些/不能忘记又不能放弃的心愿/总有些/不忍不舍/又不肯去触犯的界限/期待中的节目因此仿佛从未来临/排练好的角色/也因此/从来不能按原来的计划上演/星空中存在着/无数还没能发现的黑洞/行走在人群之中/我们的热血慢慢流空/逐渐开始怀疑起/今日与昨日/自己真正的面容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