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日志

 
 

你的样子 <上>  

2006-11-03 23:25:39|  分类: 低俗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样子  

 

<上>                             

呵呵…我要动笔写你了,写你这个上天入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自大狂了。每一提到这个,你总会讽刺我说,你丫配不上“文学青年”这个称号的,远着呢!如果你拜倒在我的门下,要啥有啥,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已经习惯你这样的不可一世的口气和我行我素的表情了。但这次我是认真的。我只是想要好好记录我的生活和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把与你有关的事写下来。这并不表示我热中于给自己戴上那“文学青年”的玩意儿的,跟你说的那个沽名钓誉是根本挂不上关系的。

偶尔被你损的次数太多了,我就想吓唬吓唬你。

——你小子别太放肆了,这阵子你是吃错药或是脑子进水了,别以为我不会跟你较真!欠扁不是?

之后你总是一如既往你那个曾被认为是很灿烂的笑容,没心没肺地笑。

——想打架?我随时恭候大架,就在三号篮球场哪儿!

 

  

 

                                                         < 一 >

 

你曾对我说要我加入你们“风流教”的事。说你们的教会成员遍布广东各个地区,广州,佛山等地都有你们的分部,且在广东各大高校中占有一席之地,而你正是来到粤西地区开拓市场的。当我问及为什么把名字叫“风流教”时,你又是“嘿嘿”笑了。

——顾名思义嘛!本教教义要求成员不止要有出众的容貌,有横溢的才华,是名副其实的风流,还有必须要认同我们教振兴中华的宗旨。难道你没有从我身上看到这些吗?我就是活生生写照嘛!

——那现在粤西地区有多少成员?你们。

——这个嘛?你是知道,我个人能力是不容质疑的,都是有目共睹的,况且不论我是怎么想想方设法掩饰都是无济于事的。在粤西这么一快富饶的红土地上,虽然目前我们没有形成规模,但正好从反面昭示了我们教还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嘛!日子长着呢……

——哪究竟有多少?

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你的话语。你总是这样夸夸其谈,没完没了!

——小丫头,你怎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呢?你要知道,你加入本教之后那种以下犯上的伎俩对你的大好前途可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以后对本护法温柔点,好让我在教主面前给你美言几句,你还愁不平步青云?

——几个?

——嘿嘿……一个。

你把握到我发火的火候了,感到这个时候如果不说,可能会有拳打脚踢的危险,就靠到我耳边小声地说。我之所以会追问这个问题,是我想让你自己露出心虚的尾巴,这样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你击溃。这招是我对付你的绝招,屡试不爽。

——你小子,肯定是周星星的那些无厘头的影片看多了,荼毒得还真是入木三分病入膏肓没药可救了……

——嘿,跟着本少爷有什么不好的?本少爷是看你长得还对得住观众,且有成为文学青年的上进心才给你机会的,要不,我还搭理你?还有啊,本少爷是声名在外,你可别到处去造谣啊,坏了本护法的美名啊!你加不加?

——不加!

——不加?不加算了,本少爷最不想勉强别人做事的了,强扭的瓜不甜,你知道的。俺……

你突然看到我怒目圆睁地站一边,脸上一特轻蔑的表情,只得把话给活生生咽回去了。这个对你来说是很打击自尊心的了,你总这样说。

 

  

 

                                                     < 二 >

 

你总是有很多的趣事说给我听。

还记得你说起你选修《合唱与指挥》的事。你每节课必到,且总是兢兢业业地开口唱“咪—吗—咪”,又规规矩矩地打拍子。由于你很喜欢音乐,所以你对这门课是特仔细认真。

最后的考试方式让你很失望,老师是让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组,随便唱唱授过的任一曲子。虽然是陈旧了点,但你还得考试挣个分数啊!你们组中有几个是想要倚靠你浑水摸鱼过去的。你们唱时,那个欠揍(后来你说的这个词)的老师正跟其他的学生聊着天呢,结果是那几个指望你的人的分数都比你高,六个人中,你就倒数第二。

你愤愤不平,因为第一对你来说是毫无悬念的,可是……你瞪着那老师N眼,如果眼神里含有暗箭的话,老师不知已挂了几次了。你从九楼下来,到了宿舍,越想越觉得难以咽下这口怨气。后来你眉头一皱,心生一计,重新回到了九楼……

老师的身边还有几百来号人物等着考试,你只得在一边干等,等所有人尽数散去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头好久了,你迎上去。这时你才发现九楼上特别的安静,除了你自己的声音就是你自己加速的心跳声了。

——老师,刚刚我们几个唱的时候,下边很吵,你听得不是很清楚,我想要重新唱过,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

你不得不昧着良心讲话,后来你说说这假话时候特对不起自己。

老师问了你的名字后从一叠厚厚的成绩登记单中拿你的出来。

——那你就重新挑一首唱过吧!

你欣喜于他的心还不是很黑,肯给你机会,但你依稀感觉到他想要早些赶回家的那点急切。

——老师,你就挑一首给我唱吧,我们教过的任何一首。

这话,现在让我听起来,都觉得你小子挺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真有这么强?

话音刚落,那老师就慢慢抬起头,并认真地盯着你看了一会。

他的这个动作,让你极为兴奋,也让你鼓起了十足的勇气。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用这样的动作、这样的眼神看过你,你想借这个机会来证明自己肚子里还是有点纯净的墨水的。

于是你放松了下来。

——那,就《小河淌水》那一首吧。

我知道,你小子在歌唱这方面挺有能耐的。但就是没有想到你丫后来跟我描述这个场景时候,说得是肆无忌惮天花乱坠!

“我站在九楼,眼睛看到了很远的地方,我感觉到我的歌声飘到了我视野够不着的某个更远的角落,要不就是到了云南去了,我还清晰地感觉到有淡白的月光和淙淙的流水了……我从没有感觉到我的歌声是这么地动听,从那一刻起,我相信崇拜我自己是有十足理由的了!”

老师在年唱完之后,一个劲地夸你唱得非常好。可你又来情绪了,对着老师来了一句话,我便开始有点觉得你小子过去肯定活得压抑过头了,现在的勇气跟涌泉似的冒个不停。

——老师,我不是来混学分的了!

 

——这句话含有某些指责的成分。我说。

——你这小妮子,还是挺有洞察力的嘛,有前途。

当你从九楼上 踩着轻盈的脚步沿着楼梯下来的时候,你觉得生活在这个时候是最值得歌颂的,即使让你直接从九楼跳下,你都会认为那只是个飞翔的美好时刻。

最后老师将你原来的68分改成88分——几百号来人中的最高分。可是在第二学期的成绩单上你看到的仍然是前一个数字——68分。

——这个患了老年健忘症的家伙!

你咬牙切齿。

——但我的确证明了我自己,我心安理得,没什么可遗憾的!

平静下来之后,你才认真地对我说,整一过程最让你引以为自豪的就是你说了那两句话:

——老师,你挑一首给我唱吧!

——老师,我不是来混学分的!

这点,你确实是活得挺有勇气的。我说。然后你得意洋洋地说为了对我这句发自肺腑的赞辞表示感谢,决定邀请我去散步。

 

   

 

                               < 三 >

 

你选修《声乐》课时,老师放了一部名叫《The legend of 1900》片子,看到最后你偷偷地流了眼泪。

——那是理想主义者最好的归宿。

你颇有感触地说。

——幸亏那时我是坐在最前排,要不然我这一堂堂男子汉的美好形象就被我留的泪和我用手拭去泪水的动作给糟蹋了。出教室后,我可不敢迎着任何一个人的眼神,担心一不小心,那眼睛就把自己给卖了。

——即使没有亲眼看到,但要是别人觉察到呢?那照样也掩饰不了啊!

——关键的是,我没有看见。

 

                                                         < 四 >

 

呵呵,在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我知道,知道你一直在自欺欺人,逃避现实给你带来的不安和惶恐。就像蜗牛,给自己背起了一个看似坚硬的外壳。但是,你孤独的笑容出卖了你,转眼间,脆弱的外壳支离破碎。

别人总以为你爱笑,笑得无比灿烂,淳朴可爱。但是我知道,知道在笑容下面掩藏的却是一颗同样脆弱和抑郁的心。你笑的时候,我一直在看你,看你笑容停下来之后接下去的那个无可奈何的神情;当你独自一个人安静走路时,我才发现那才是真正的你。而你,一直重复做着的,就是不停地给自己戴上面具。

 

                                                       < 五 >

 

上课时,你总是坐最前面的一排,这成了一个雷劈不动地球人都知道的现象。要不是这样,你也不会连我去过你们课室好几次你都不知道。你说唯有自信且时刻准备好的人才会这么做。呵呵,我知道你有那么点小自信,但是这个理由在这里却说不过去,我现在就要拆穿你!

我到的那几节课里,有一节我看到的是你正蒙头大睡;一节上的是《生物统计学》而你正大张旗鼓地在看英语却被老师抓个正着;一节是你突然起身背好书包在众目睽睽只下夺课室正门而出,压得很低的帽子正好把你脸上的表情给掩盖住了。

你只是喜欢让别人端详你那个往后突出的后脑勺。你总觉得要是你坐在后边,那么多的后脑勺你应付不过来,于是,你逃离,远离后脑勺多的地方,去享受清净的一个人世界。这大概是《The legend of 1900》给你的影响:横七竖八的路和太多的后脑勺,88个清楚明了的琴键和一个人静谧的世界……

一个人的地盘,固然可以很清净,但却是孤独的。这个你很清楚。我看得最多的,是你经过诺大的有蓝色背景玻璃宣传栏时候,眼睛一直都盯着那块蓝色长方形玻璃看。每一次我都会纳闷:那个玻璃有什么值得你这么专注的?后来,我也学你这样做,多次看到自己的影象之后,我才算是彻底明白——你找寻的是玻璃里头那个虚无的自己。

 

  

 

                                  < 六 > 

 

你一直说如果有可能的话,要开个人演唱会,即使要花钱去邀请听众。你总是吹捧自己有很好的乐感,只要音乐一响,你就能恰如其分地把握其中的情绪,就连原唱也要自叹弗如。一进入大学校园,你就参加了系“十大歌手”选拔,参赛曲目是水木年华的《再见了最爱的人》,虽然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但我莫名其妙于后来你一味地沾沾自喜。原来第二年时候,这首歌与孙燕姿的《遇见》被某个电台还是组织什么的评为年度最佳歌曲。

——原来我已经有了先见之明,那评委们也不过就我这水平。换句话说,我是完全有资格坐到评委席位上去的。

你为一个女生挑了一首张信哲的《从开始到现在》去参加了第二次“十大”选拔,但是事后你认为她并没有明白你所要表达的东西,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想去明白,你与她的恋情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就夭折了。后来你又常在我面前提及,说现在你歌唱时已经不能做到倾注入你所有的感情,因为你的感情已经在你唱完那首曲子之后流失殆尽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后来也听过你的歌唱,情感也算能拿捏得很好,尤其是那首“零点乐队”的《相信自己》,你硬是用你的嗓子诠释得淋漓尽致。

当我以此反诘时,你也总是一副绚烂无比的笑容。

——我只是喜欢听自己用心地歌唱,还有就是这首曲子能给我力量。

 我相信了你的笑容,笃信你的话语。但是我清楚,笑容的背后相反却是一颗无法轻松和洒脱的心。

——我不想骗人,也不希望别人晃点我。

我就轻易地相信,你不会骗我。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