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壹壹

A one and a two.

 
 
 
 
 
 

 不知下次去哪里

 发消息  写留言

 
当你还来不及看清青春的笑靥时,她已转过街角,逝去……
 
近期心愿做一份小小的但有趣的工作……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没有写完的草稿

2014-12-14 18:49:28 阅读124 评论0 142014/12 Dec14

“假如我们从此不再睡觉,那岂不更好,”

“那样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更多的事情。”

失眠症最可怕的地方还不在于它会让人毫无倦意不能入眠,随着病症的发展,以后病症会逐渐加重,最后会让人失去记忆。就是说,一旦患者习惯彻夜不眠,就会在百无聊赖的漫长黑夜中开始从记忆中抹去童年的印象,然后会逐渐把事物的名称与概念忘掉,最后会连人都认不出,甚至失去自我意识变成一个完全忘掉过去的白痴。

有的人想睡觉,但不是因为困倦,而是出于对久违的睡眠的怀念。

这是一段来自《百年孤独》里的文字。我也只是在彻夜不眠之后,机器那个最后一句,然后找出书来,也容易地从翻到那个大概页码,便抄下了以上的文字。

这个跟我的彻夜不眠有什么关系?

我开始忘记自己是怎么过这段时间的,从去年的11月,到现在,就一年了,好似每年我都这么要折腾一段。我可以很容易找到工作,但又可以很容易的去遗弃它,同样的道理,所有我经历过的企业里的人,他们都会很快对我有好感,但后来他们不得不放弃我。我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不属于任何一个团队,难道我更适合单打独斗么?我游离于所有体系之外,但最后,我又总不得不再次去寻找这样的体系以依靠,而我却难以成为体系里的人——这是多么可笑!

多少年了,我都是这么过来的。

那天,我去参加7天的面试。从当时我的发言和与他人交流来看,我的思想、思路还是一直都是乱的,没有自己的价值判断,没有从自己的经历去对某事进行推测推敲预测的能力,所有的思路都入一个面团糊在自己的脑子里。

作者  | 2014-12-14 18:49:28 | 阅读(1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三十而立?

2014-9-6 9:06:36 阅读146 评论0 62014/09 Sept6

写这个开头,原因是我又看了一遍王小波的《三十而立》,其实里边主人公王二已经有三十三岁了,说三十而立对他来说,资格刚好。如我等三十周岁未满的人,谈论这个三十而立,类似还不是很够格。

看看,这个“三十周岁未满”,其实就是自己的心里作祟,虽足岁三十未到,但按我大民族的年龄算计方式,本人已三十一。不够格,也够。就是不知道拿什么来谈而已,不过拿自己开涮。

前些许时间在面试的时候,有个hr和我谈论到这个年纪的问题,我就这个事情就对孔老先生的“三十而立”做了一个现代化批评——根本不适合当下!最起码一个认识就是:他那个年代的30岁,可以去死了(人的平均寿命大概也就在40岁左右,看我现代文明社会,平均寿命肯定要超过70岁)。

而恰好,我有一张和我年龄不相称的脸,在众多场合下,都为我挣回了不少年纪,即使这根本无关紧要,最多是个别人跟你搭话的借口和契机。

我不善于谈论论断别人,但我比较擅长开涮自己。没事就瞎折腾自己。

比如,这个时间点,其实我应该在睡大觉。

昨天有很多事情对我有了一些触动,从而多了一些想法。

我知道我总是想法多,但没有办法,人也总倾向于改造别人,对自己却总无能为力。

我去了员村东和花园。这个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住了很久,算我在广州的第一个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去读书路径广州的时候,经常会在这里做几天停留。杨同学是个篮球高手,182cm,但球品不是很好,主要反映在对于对手的粗鲁防守,他也以粗鲁的方式待之——我们读书稍多的人的通病,或是说他在球场上的认识还相对较低的阶段——

作者  | 2014-9-6 9:06:36 | 阅读(1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秋。达州。行走。

2013-9-19 17:02:05 阅读244 评论1 192013/09 Sept19

我的(故事)是我的,别人的(故事也可以)是我的。

大家读上面这句话时候,请连括号里的字一起读。拜托。

中秋节,是个好日子。以前的中秋节,我都好似没有这么说过,2013年的中秋节,9月19日,确实是。

她老是在做梦,今早来的信息也说做梦了。我希望那个事不要仅仅只是在梦里,梦外也应该有。

今天又来写博客,是因为达州。四川达州。

9.15达州渠县发生了特大道路交通事故。20多人伤亡,学生过半。

恰巧8月21日夜里,我在从昆明去丽江的一趟列车上,遇到来自四川达州的吴晓宏,在三亚读书,刚毕业,此行是先回老家,然后从老家出来,沿着内江、宜宾、昆明、丽江,最终去深圳开始找工作。在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室内设计和建筑方向)之前,想走走一些地方,去了几个小镇,去丽江最重要的目的是体验下丽江的慢生活。

其实,于我而言,旅客到任何一个地方,时间如果只是三五天的话,根本体验不到什么东西,只能叫做赶场子,主要方式就是走马观花,速度嘛,以“赶”为主。

他告诉我,达州好似没有什么特色可言,就是有个“元九登高”节,以纪念“元稹”的。兼职文学史的我,对元稹的初步印象就是唐代的“元白”称谓,即他和大诗人白居易同名,也是铁哥们。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今天一大早,几个流氓土匪都争先来背诵古诗,什么《蜀道难》、《孔雀东南飞》、《木兰辞》、《长恨歌》等等,专挑那些难的、长的来摆炫,他们其实背不了那么多,也就是前边那几句,主要还是以侃大山、吹嘘为主。对我来说,确实是有些愧疚——自称是兼职文学史,连这些基本的诗词的前几句都诵不出来。惭愧惭愧。

作者  | 2013-9-19 17:02:05 | 阅读(244) |评论(1) | 阅读全文>>

记.录

2013-9-14 15:06:45 阅读131 评论1 142013/09 Sept14

有个好消息,同时也有个坏消息。

看来最好还是有个对话的人比较好,才会有回答究竟是先说好消息,还是先说坏消息。

先说坏的吧。

三十年来(其实说实在的,本人28周岁都还没到),我第一次遇到并看清楚这样的人,上了骗还受了当,程度嘛不可谓严重,是非常十分特别尤其严重和恶劣。伶牙俐齿,敷衍撒谎大话,一篇又一篇,篇篇精彩纷呈。

接下来是好消息。

幸好最后没合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比如以后在那边吃饭、冲凉、睡觉等等涉及的所有费用都要来与我清算的——付钱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关系到这个份上,确实……

另外,在这么一个重要关头,能真正看清楚、看明白这个之前认为还可以的一个人,然后放弃这么一种关系,可谓我的英明抉择,也算是我的幸运吧。

2013年9月6日火速离开云南.丽江.束河。

作者  | 2013-9-14 15:06:45 | 阅读(131) |评论(1) | 阅读全文>>

All about my documentary

2013-8-2 4:17:18 阅读199 评论0 22013/08 Aug2

心路历程

做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真是不容易。

大帅哥黄晓明(我一直认为他真的很帅)主演的、正在央视热播的电视剧《精忠岳飞》中,岳飞被刻画成一个很有心计心机的人。如在面对上司杜充时,虽然岳飞心里恨不得把他立斩于马下并踹上几脚,但他还是会在他面前作揖,毕恭毕敬地称他:杜帅。

作为青史留名的武将,我个人认为,岳飞带兵征战的主要特点是智勇双全、军纪严明、义薄云天。前两个是他带兵打战获胜不可或缺的,否则他不可能成为将军。至于义气这一条,则是他的军队之所以成为“岳家军”的先决条件,史上要是某一只军队被称为“某家军”的话,如戚家军,这个“家”肯定是需要义气来营造的,且,往往这般打造出来的军队几乎都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岳飞是不善于勾心斗角的人情斗争的,对于当时的形势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武将的耿直造就不会变通,于是他死了,想必戚继光也是这么个遭遇。

岳飞的死,套用政治上概括国情矛盾的话语来说,就是“精忠报国英勇杀敌誓捣黄龙的岳飞及其带领的军队和贪图享乐苟且偷生儒弱无能的朝廷之间的矛盾”造成的。

30年了,个性上还是如此,即是那晚同父亲说的那句话:我和你一般耿直,却不如你也擅于适时示弱弯腰。他又向我兜售他一直以来都相信却又不愿臣服的信条:命理注定论,跟我说,我就一注定折腾的命。

他都70岁了,也不心悦诚服,我还不到他一般的年纪,我怎么能如此?我怎么能如此心甘情愿折服?

于是,信仰成了我最大的问题。

我所信仰的宗教,必定是海纳百川式的,而不是以你一教为重而否定其他派别门派

作者  | 2013-8-2 4:17:18 | 阅读(19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窗前明夜光……

2013-6-8 6:29:18 阅读231 评论0 82013/06 June8

一天,访谈节目里,许戈辉问贝克汉姆某政府颁布一条关于奶粉的条文,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你有什么看法。

小贝说,我不是政治家(政客),不便评论政府的相关决策。

我想:我怎么样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他泾渭分明地区别体育、娱乐与政治,一个由体育而影响政治的人——他个人却以体育人的身份来做中超的形象大使,以为能撇得开政治。但政府却不这么想的。

政治影响不到他,因他手中的权柄。

夜里还是照样这么不睡觉。

有同学据说发了QQ信息说他某天要结婚了,让我去参加。有电话号码,却用QQ信息来说事,确实很不妥。更何况,我不用QQ大概已有半年了。

对我,我觉得可以不结婚。但是,我的父母在等我结婚,或许这是他们在世的最后一件未了的大事,说不定我结婚后便离去。我呢,则是在磨时间,或许发心底里,我是在等他们死去,我才不用以结婚的方式向他们做最后的交代。

不是我忤逆。我只是觉得人各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世界上没有什么人这么要紧过,除了他们俩。

以前有人对我说:或许这一步你跨过去,你就会顺利很多。

我又想了,我是不是永远跨不过去?跨过去,又怎么样?

有人说,跨过去了,是战胜自己。而我觉得,那就是向糟糕的世界妥协,向自己一直所坚持的低头。

跨,与不跨,于我,意义都不大。我只是在想,我怎么样可以更平和一点。

我很着急地想要一个书架,即使书很少,但它们始终需要有个好的归宿。随我四处折腾了这么久,它们是该找个相对固定的地方安置起来

作者  | 2013-6-8 6:29:18 | 阅读(2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